工业4.0时代开启 谁能是下一个“马云”

2019-05-30 11:49

  马云在十五年看到消费互联网的图景,所以成就了今天的阿里巴巴。今天产业互联网市场刚刚拉开,谁能成为下一个马云,要看眼光和技术实力。互联网作为摧枯拉朽的颠覆性革命,在改造完消费服务业以后,缓慢而坚定地来到了工业领域。互联网再造工业的大幕缓缓的拉开,一个数以十万亿计的市场正在缓缓展开,未来十年,工业4.0领域里面中国会产生300家以上的上市公司。

  如果说过去的十到十五年,是消费互联网的黄金年代,诞生了BAT等互联网巨头,那么时至今日,风口正逐渐转向产业互联网。互联网在改造完消费服务业以后,正缓慢而坚定地来到了工业领域,以工业4.0之名,掀起了再造工业的革命。什么是工业4.0,它的本质和特点是什么,有什么样的逻辑和路径,又有哪些投资机会?近日,工业4.0与中国制造2025全球年会在京召开,搜狐财经专访了创客全球(Makers Global)孵化器CEO、硅谷创客资本CEO、华制国际CEO赵胜。以下为访谈全文:搜狐财经:您何时对工业4.0感兴趣?

  赵胜:我在十年前就开始做工业3.0自动化和精益化。对工业4.0感兴趣是因为2013年4月份的德国汉诺威展会,展会上德国总理默克尔对外宣布了工业4.0国家战略,我非常敏感,当时就判断可能新一轮工业革命来了。回到国内以后,我跟很多政府官员、企业一起沟通,说可能新一轮工业革命来了,所以我是第一个提出工业4.0概念的。

  去年3月30日习近平主席在柏林做演讲的时候我也在,这个时候我已经非常清晰了,德国、中国、美国政府都认为这个时间点是一次新的工业革命。我们整个推进的,要么是工业革命,要么在工业革命期间改良和改善。做自动化和精益化推进的时候我们一直做改良,但是现在到了工业革命时期,实际上是一个摧枯拉朽的阶段。在精益化改造面向内部的时候,它可以创出的效率是5%到20%,但是面对对外部技术革命浪潮的时候,它的效率可能是100%到400%.所以我们首先定义这是一场工业革命,第二这是一场由科技革命导致的工业革命,由外部环境发生巨大的动荡所带来工业革命。

  新一轮科技革命导致新一轮的产业革命搜狐财经:如何理解这场工业革命?

  赵胜:第一次工业革命是以蒸汽为标志,第二次工业革命以电力为标志,第三次工业革命以可编程计算机为标志。第一次工业革命持续了86年,第二次工业革命持续了99年,第三次工业革命到今天为止已经持续了44年。中国在第三次工业革命当中,我们国家主管部门是工业和信息化部,在推行工业和信息化融合,在操作层面上实际上是自动化和精益化的推进。中国现在还没有完成3.0的过程,但是中国、美国、德国都已经判断我们到了新的工业革命的时间点,由于新一轮的科技革命导致,所以我们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3月30日在柏林演讲,他第一句话就说由于新一轮科技革命导致新一轮的产业革命。如果没有这个前提,这一轮工业革命还没有到来。

  作为一次新的工业革命,前面三次工业革命都是有明显的标志,比如说蒸汽、电力、可编程计算机,都是后面工业革命发生完了以后来总结,但这一次不是,这一次是反向的,工业革命刚刚来的时候,各个国家都尝试定义,它的标志性应该是智能制造。

  工业革命递进是一浪一浪递进,欧美国家从1.0到2.0,按照串联来走的,按照中国工信部部长苗圩的话说,德国现在从3.0串联到4.0.但是我们中国不是,我们中国是2.0和3.0一起并联到4.0,实际上我们中国的基础是不一样的,层次是不一样的,就像高速公路一样,德国都是汽车,但是我们高速公路有汽车还有马车,企业发展层次不一样,我们还有手工作业、机械化生产,我们也有面向未来的无人工厂,中国是多种形态并存。工业4.0给予了一个新的方向,我们既要低头拉车,也要抬头看路,4.0指向未来20年、30年工业革命的一个方向。

  4.0工厂从集中式生产转型成分布式生产搜狐财经:工业4.0和工业3.0有什么区别?

  赵胜:工业1.0是机械化,2.0是电气化和内燃机,3.0是自动化和信息化加精益化,4.0是智能制造。中国现在工厂的自动化和精益化并没有完成,所以还不是3.0,是2.3、2.4阶段。4.0是智能制造,5.0是一个猜测,我给了一个时间点2045年。它的标志我想了很久,我认为由于超级人工智能,实际上我把5.0定义为超级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前面加了一个词,超级人工智能就是机器的智能完全超过人的智能,工厂里面可能全部是无人工厂,黑灯工厂,机器自己生产自己,这个时代可能工厂里没有人了,可能这是一个新的时代,这是我对未来的一个假想。

  我经常讲工厂的概念,过去我们对工厂概念是,这个工厂有1000人、2000人,有30亩地,有大型设备,这是3.0时代的工厂。未来4.0工厂从集中式生产转型成分布式生产,工厂里面可能只有200个机器人,有10个IT知识工作者。未来的工厂概念被颠覆了,原来是集中式生产,集中会带来效率的提高,把产品生产出来以后,通过集装箱运到全球各地区,但未来随着3D打印快速发展以后,每个客户的客厅有可能是一个工厂。我经常讲一个案例,现在我们把电冰箱、电饭锅卖到非洲去,过去是广东顺德来生产,通过集装箱运过去。未来不是,美的公司在电脑里面把电饭锅整个数据资料全部做成发一个邮件,发到非洲这个客户电脑里面,非洲客户电脑里面客厅放了一台3D打印机,或者快速3D打印,或者未来4D打印机,他可以把这台电饭锅打印出来,这个客户的客厅实际上变成一个生产车间,所以就是分布式生产。

  3D打印技术发展非常快,过去对3D打印有三个技术问题,第一个,打印的时间比较慢;第二个,图像不够逼真;第三个,材料发展不够快。但是在技术革命浪潮里面,它的前进是颠覆性的,机器人产业已经发展了50、60年,一直发展很缓慢,但是最近30年迎来了产业的爆发期,这个风口是非常巨大的,就像智能手机一样。过去50年机器人产业是不紧不慢的,因为它一直无法进入大规模市场应用,但是互联网和工业融合的时候,3D打印和工业机器人发展非常快,硬件领域的变化是非常巨大的,我们可以通过摩根定律,通过芯片,通过PC,通过手机可以看出来。

  一个数以十万亿计的市场正在缓缓展开会产生下一个阿里巴巴搜狐财经:在您看来工业4.0有哪些投资机会?

  赵胜:从2000年开始互联网来到中国,首先进入第三产业,15年时间,我们称之为消费互联网黄金时期,这里面产生了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现在工业4.0到来,实际上宣布互联网开始进入工业,这是第二个时期。2013年这个市场刚刚拉开,中国有450万制造业企业,这些企业在未来10年或者20年,有20%、30%、40%的企业要转型成智能工厂,一个数以十万亿计的市场正在缓缓展开,这个里面会产生下一个阿里巴巴,会产生下一个华为,这个公司是谁我们不知道。

  在这个领域里面有哪些投资机会,这是很多人都在反复问我们。我们把工业4.0领域的机会分为三类:第一类,智能工厂,智能工厂分成两小类,一是传统工厂转型成智能工厂,比如说沈阳的机床是一个传统工厂,有20年历史,他转型成智能制造公司,原来卖的机床,后来卖机床的解决方案,这是一个案例;包括青岛的一个服装公司红领,后来转型大数据4.0公司;二是创客,创客通过3D打印他们产生新的小的公司,出生下来就是一个智能工厂。

  第二类是解决方案公司,也叫集成商,能够把软件、硬件、服务这铁人三项打通的企业。这些解决方案的公司非常有价值,西门子原来做硬件,现在转型成做软硬件一体化,GE公司这些过去巨头,包括谷歌公司,原来擅长硬件的会向软件进军,原来擅长软件的会向硬件进军,谷歌在硅谷收购了无人机,收购了机器人公司,现在做无人汽车,所以说他叫软件巨头或者网络巨头往硬件方向进军。整个全世界都已经呈现一个趋势,就是软硬件加服务一体化,最终客户需要的是解决方案。

  解决方案公司会产生巨头,这也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我一个月前在沈阳,给沈阳市政府讲课,沈阳市有6个副市长听我讲课,他们一下子就明白沈阳是一个重装备制造城市,他们面向智能制造转型过程当中,他们需要更多的软件硬件巨头,来帮助他们完成从3.0向4.0转变。另外我也跟他们分享,沈阳如果在这一块能成为中国工业4.0示范基地的时候,同时你也可以向整个中国输出解决方案,等于说你可以在4.0产业链里面拥有解决方案能力,这是第二个市场。

  第三个市场就是垂直的技术供应商,我们把工业4.0这在技术方面的机会总结为九个方向,一是工业物联网、二是大数据、三是云计算,这三个称之为面向工业4.0领域基础,上面有两个硬件,一个是3D打印,一个是工业机器人,还有两个软件支持,一个是工业网络安全,还有一个是知识工作自动化。最顶端有两个面向未来的技术,一个是虚拟现实,一个是人工智能,我们这把九块总结为工业4.0九大技术领域。每个技术支柱里面展开来又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市场,比如说工业机器人,机器人产业分为服务机器人、工业机器人、军事机器人,工业机器人拉开以后里面又形成一个庞大的市场,工业机器人本身就是一个成熟的市场,有本体、软件、高端零件的供应商,这些里面都会蕴含无数的机会。

  个人判断在未来十年工业4.0领域里面中国会产生300家以上的上市公司,甚至会更多。马云在15年看到消费互联网这样一个图景,所以成就了今天阿里巴巴。今天产业互联网市场刚刚拉开,谁能成为下一个马云,要看眼光和技术实力。过去一直是一个2C的黄金时期,互联网作为摧枯拉朽的颠覆性革命,它是缓慢而坚定来到了工业领域,因为中国三个产业:服务业、工业和农业,当互联网在改造完消费服务业以后,实际上来到了工业,互联网再造工业的大幕缓缓的拉开,这是一个数以十万亿计的市场。在巨大市场里面会产生下一个网络科技巨头,我们也可以理解为下一个西门子。

  竞争对手已经转向智能化再不行动就会被淘汰搜狐财经:中国政府在工业4.0方面采取了哪些行动?

  赵胜:工业4.0是德国战略,中国制造2025是中国战略。中国从政府层面上正全力推进。因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的智能制造对我们中国影响巨大,第一,我们有7000万到8000万产业就业人员,第二,我们有大量的出口,第三,中国的大国崛起涉及到我们军事国防,这些都东西通过基于未来的互联网和工业融合的智能制造来实现。如果在这一轮工业革命当中,如果我们不能跟上的话,对整个国家的发展有很大的影响。

  去年中国工程院和工信部联手做出中国制造2025计划,今年5月份国务院正式通过,今年7月份由马凯副总理担任组长20多个部委参与的领导小组正式成立。其实在面向未来工业和互联网融合过程当中,我们中国实际上制定了三个十年计划,2025、2035、2045.我们中国现在在全球制造阵营里面属于第二阵营的末列,第一阵营是德国和美国,第二阵营是日本和韩国,我们处在第二阵营的末列,所以2025、2035、2045,到了2045年30年以后,中国政府希望中国制造能够进入第一阵营,能够跟德国、美国同台竞技,能够超越他们。

  这一轮工业革命当中日本已经落后了,因为来自于信息技术的落后。中国的发展过去是要素驱动,要素驱动分为人工红利、劳动力充沛,日本为什么在30年前、40年通过汽车和电子制造能够成为美国之后的制造强国,是因为它的驱动叫效率驱动,工业4.0时代德国和美国是创新驱动,他也回答中国从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创新驱动转型,日本从效率驱动向创新驱动。德国和美国成为今天世界第一阵营,因为他们创新驱动,德国希望从硬件杀到软件,他凭借4.0,美国希望从软件杀到硬件,所以他也是创新驱动,实际上给我们一条路,我们既要保持效率驱动,同时要面向创新驱动。

  国内很多人说我们不需要学4.0,因为4.0很遥远,我们现在2.0做不到。这个可以理解,我们既要低头拉车,也要抬头看路,因为大的革命浪潮来了以后,我不反对他们的观点,你是从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你是内部在做自动化设备改造,你在做精益化。但是你的对手和这个时代都向智能化转型,所以说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的决策可能没有错,因为你本身是一个2.3的企业,你精益化没有完成,自动化装备没有完成,你可以踏踏实实做精益化、自动化,但是如果行业对手已经转向智能化的时候,你已经被这个社会淘汰了。

  十三五规划按照五年五年来的,2025是按照十年十年来的,就是2025、2035、2045.互联网+作为一个大的概念,前提是互联网作为一个基础设施存在。当互联网成为一个基础设施以后,互联网+逻辑依据就成立,互联网+零售等于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等于互联网金融,再往下就是在互联网+里面,国家工信部的部长苗圩说,产业互联网有望成为互联网+里面最先突破的一个领域。制造业立国之本,中国高层对这个事情有清晰的认识。服务互联网中国已经发展如火如荼,服务互联网我们在全世界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全球五大互联网公司有两大是我们中国的公司,在服务互联网里面我们已经弯道超车,硅谷都承认电子商务、移动互联网我们是领先的,但是互联网+最大重头戏在产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体量比较巨大,如果突破了以后产生经济效益是惊人的,前面的风险我也讲过了,产业互联网如果输了,整个中华民族命运有问题的。

  个人介绍赵胜:创客全球(Makers Global)孵化器CEO、硅谷创客资本CEO、华制国际CEO.2013年率先将工业4.0概念引入中国,曾主持多场国际级工业4.0论坛,并提炼出工业4.0九大技术支柱:工业物联网、云计算、工业大数据、工业机器人、3D打印、知识工作自动化、工业网络安全、虚拟现实、人工智能。曾为多家上市公司提供工业4.0战略定位和智能工厂升级等咨询服务。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