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金先生和妈妈
金先生和妈妈

金先生和妈妈


我的妈妈叫林美芸,出生在中国北方的一个小镇里,姥爷是煤矿工人,姥姥是家庭妇女,妈妈的家庭绝不富裕,是中国偏远城镇里最贫寒的那一群。可是俗话说,山沟里也能飞出金凤凰,贫寒的姥爷和姥姥,却生出了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那就是我的妈妈,她从小就有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透着忧郁和美丽,皮肤白里透粉,透着高雅和洁净,没文化的姥爷也破天荒从字典翻出美芸这么个典雅的名字。就这样,林美芸来到了世间,注定迎接她曲折坎坷的生活。

  妈妈出生的地方是个小市民充斥的社会,贫穷的小镇里,到处是面黄肌瘦的工人和来自乡下的乞丐,人们为了几角钱都可以勾心斗角,长年累月彼此算计,城镇里一到夏天就肮脏成一片,每个角落里都有垃圾,时不时的缺乏教养的男人们站在墙角撒一泡尿,酸臭的味道就能停留很久,在墙上留下发黄的恶心的尿痕。

  在这个环境里长大的妈妈,固然有其美丽出众的外表,但内心却也是小市民的,她贪婪,她势利,她工于算计,她甚至也会满口粗话的骂街。

  但是,也许有一点妈妈和小镇的人不同的,就是她从小喜欢把自己打扮成想象中高贵的大城市女孩,她非常的讨厌那个小镇,厌恶她的家乡,她作梦都想飞出去,甚至,随着妈妈越来越长大,她开始厌恶姥爷和姥姥,厌恶她的父母,厌恶他们穿着寒酸肮脏,厌恶他们目光短浅,厌恶他们的一切。

  打定了主意要离开小镇的妈妈,开始努力的学习,令人吃惊的用功读书,妈妈不是一个脑子很笨的人,她成功考上了大学,虽然不是全国名牌的大学,但也是南方浙江省很优秀的一所大学了,终于能离开这漂浮着矿灰的贫穷的家乡了,去南方,那里意味着金钱和成功还有数不尽的美丽的光环,妈妈就是带着这样的梦想,匆匆忙忙踏上火车,再也没有回头看姥爷和姥姥一眼。

  妈妈的大学时代是花枝招展的,她有天生的资本,她美丽,高窕,皮肤白嫩,身材丰满,妈妈出现的地方,就是男生注目的焦点,最终挑剔的妈妈,还是在大四选中了一个本地商人的儿子,那就是我的爸爸,他的外表其实并不出众,个子中等,带着眼睛,说起普通话来尖声细气,但是他有钱,准确的说是爷爷有钱,我们家在浙江做鞋子的生意,是中国最早富起来的那一部分人吧。不知道妈妈是真的爱爸爸,还是爱上了爸爸的家族,总之他们结合了,并很快的生下我。

  婚后的妈妈没有像其它女生一样搜肠刮肚的找门路找工作,她嫁了爸爸,自然过起少奶奶一样的生活,爸爸搂着丰满白嫩的妈妈,也乐于给她悠闲的生活,就这样,一年之后,我就出生了,那年妈妈22岁。可惜好景不长,爷爷和当地新任的大官闹僵了关系,大官开始到处刁难我家,生意越来越凄惨,最后狠狠的赔了一笔之后,爷爷心灰意冷把工厂关了,给爸爸留了一些生活费之后就会温州乡下养老去了。大树一倒,我们家立刻贫寒起来,爸爸只得去公司做营销员,一个月两三千的工资,没到月中就花完,妈妈再也受不了了,她也开始找工作。所幸妈妈也是大学毕业,她很快在一家外企找到了会计的职位,当然了,一个漂亮成熟的少妇,英语又好,很容易被外企的老板看中吧。那一年,妈妈28岁。妈妈这个人既冷漠又热情,她的内心是自私的,可有时又很盲目和冲动,其实妈妈一点也不爱爸爸,他根本不是她理想中的那种型,当初爸爸的家庭也有钱有地位,现在一切都没了,妈妈开始越来越讨厌爸爸,他们几乎天天吵架,我是妈妈的亲生儿子,可也是爸爸的骨肉,那时的我甚至觉得,妈妈讨厌爸爸兼带的也讨厌起我来。不过毕竟我是她的亲生儿子,也是家里唯一能和妈妈说几句话的小孩,我时常去妈妈的公司玩,也认识她的老板金先生,金先生是一个香港人,作为美国公司在杭州的全权代表,金先生职位很高,人面也宽,应该是个很成功的男人,至少比月薪2000的营销员老爸强多了吧。但是金先生也是一个带眼镜的男人,带着金丝边的眼镜,总是很色迷迷的样子,我发现他看女人时第一眼总是先看屁股和胸部,然后才看脸,特别是当他看我妈妈的时候。妈妈是那种典型的北方美女,身材很好,腰细,屁股大,特别是生了我之后,屁股更显丰腴圆润,走起路来两片肥美的肉左挤右拧,好像在比赛看谁最先撑破紧身裤,哺育过孩子的乳房也十分饱满,我发觉金先生特别迷恋的喜欢看妈妈的身材,妈妈进公司没过几天就被金先生破格提拔,成了总经理秘书兼财务顾问。慢慢的,妈妈回家就很晚,上班前也更喜欢化妆,有了钱就去买衣服,很多衣服打在包里甚至爸爸都不能看,我猜一定是那种很性感的衣服,因为有一次我碰到金先生带着妈妈在内衣区逛。爸爸的情绪越来越低落,开始酗酒和打麻将,他那点工资怎么够玩的,没几下就输的精光,妈妈和爸爸越吵越厉害,索性一怒之下,妈妈打起包去公司住了。  家里没了妈妈,最无辜的是我,连饭都没的吃,饿得厉害了,爸爸就吼我,去找你妈去。没办法,我只好去公司找妈妈。妈妈住在公司的套房里,一张很宽大的双人床,屋子里香香的,都是女人的味道。看我饿成那个样来找她,她虽然不高兴,可也不忍心起来,本以为金先生不欢迎我,可没想到却是他建议妈妈,小涛可怜,就和你一起住在公司吧。

  就这样我常常就住在公司妈妈的套房里,我发现金先生经常来找妈妈,还是很晚的时候,来的时候还对妈妈动手动脚的,妈妈红着脸说不要孩子在身边,金先生就坏坏笑着,把妈妈揽进卫生间,门关上,不一会儿里面就传来妈妈呻吟的声音。那时的我很好奇,就贴进钥匙孔看里面,妈妈光着大屁股,上身只剩一件短短的睡衣,正跪在地上给金先生口交。金先生边享受着,边用力揉挫妈妈的秀发,口交了很久,金先生的那个肉棒终于变硬了,他就说,“怎么样,我的东西很大吧,你老公的大还是我的大”妈妈就媚眼抬起来瞟他一眼,继续亲着肉棒说,“我那个死老公,是属肉虾的,怎么和你比,当然是金老板的大了,奴家好喜欢金老板的大肉棒,嗯,人家想要嘛——”“嘿嘿,骚货,看你这骚样,发情了吧,看来我说得没错,留你儿子在这里,反而能让你更兴奋,嘿嘿”两个人在里淫言秽语,看得我目瞪口呆,其实金先生的那个玩意儿根本不算大,我也偷看过爸爸的,准确说,他的肉棒和爸爸的都不大,短短的一截,像三寸丁一样,肉棒头也不够粗。可妈妈还是极力的夸赞,这让金先生很兴奋,小肉棒翘起来一跳一跳的,连忙让妈妈爬在浴缸上,把大白屁股撅起来。妈妈听话的撅起屁股,金先生猴急的就插进去,其实妈妈那里还没有什么蜜液,挺干的,金先生一定插得很困难,妈妈的眉毛也疼的紧紧琐起来,牙齿咬住嘴唇,忍不住的哼哼着痛苦。毕竟肉棒小,还是插进去了,金先生舒服的抽插起来,可妈妈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痛苦,蜜穴周围仍然很干,所幸金先生没插几下,就忽然高叫起来,腰一挺,几点白浪打进妈妈身体里,小肉棒一下子就软得掉出来,整个人也虚脱了一般爬在妈妈背上,只有一双淫手,还不满足的继续揉捏妈妈的大屁股。妈妈的脸满带厌恶,她心里一定在想,这真是个没用的男人吧。

  晚上金先生都没走,我睡在外面的沙发上,金先生搂着妈妈睡在里面,门一关,我再也看不到他们做什么了。可是到半夜,能听到他们说我真过意不去”“哎,算了,你最近太忙,回头我熬汤给你补补身体就好了”“小宝贝,我好爱你,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哎,是吗,那我出国去美国的事,你给人家操心了没有啊”“嗯,这在办着呢,你也知道,911后,现在签证都不好办”“哼,你不是说你很厉害吗,和美国大老板很熟了什么的,我就是想出国学习深造,然后回来再帮你啊,捂捂捂,眼看着年龄都快30了,我好苦。”看娇滴滴的妈妈哭了,金先生连忙心疼楼住妈妈,亲着妈妈白嫩的脖子说,“小宝贝,你越长一岁就越成熟美丽,放心吧,签证一定很快给你办好,7月前就有消息。”“也就是说7月就能飞去美国了,嗯,乖哥哥,金老板你真好,奴家爱你”妈妈一下就撒娇起来,转过身扑到金先生怀里。金先生的手顺势沿着妈妈的后背摸到大屁股,又摸进屁股缝里探寻湿润的肛门。

  “宝贝,什么时候把你的菊花屁眼献给我。”“七,奴家那里还是处女呢,连老公都没碰过。”“我不就是你现在的老公吗,给我吧”“嘻嘻,可你也得够硬才行啊,乖,养养身体吧,将来机会多着呢”“说得也是,说得也是……”金先生不好意思的直道歉,一夜无话了


........................